October 02, 2014

賽德克之愛

今年六月跟九月各參加一次醫院賽德克之愛的義診活動

義診的地點在南投縣仁愛鄉合作村,看診的地點有靜觀、親愛、平靜、平生、平和部落(其中平靜、平生、平和三部落是每月輪流)
地理位置是在知名的14號省道上,也就是在前往霧社、清靜、廬山、奧萬大等知名景點的重要幹道上;就算沒概念,直白的就是魏德聖執導的"賽德克巴萊",真真實實的是他們的後代

不知是不是懷念大學時代在高雄縣內門鄉義診的經驗,但也可能只是想要離開吵鬧的台北
機緣巧合下,接觸了醫院參與醫療團的藥劑科同仁,主動爭取了上山的機會

義診原則上安排在每個月第二個週末,禮拜六下午兩點從醫院出發,抵達補幾點大約五、六點
所謂的補給點是指山下的便利商店,我們會補充桶裝水,上山好煮消夜、還有隔天一早的咖啡!

接著便上山分批到靜觀部落及親愛部落看診(照片是隔天補拍的,實際上看診時間都天黑了)

靜觀教會有位可愛的田牧師,胖胖的像小叮噹,個性很開朗、說話很逗趣
第一次上山碰巧他彈著吉他教義診團唱詩歌,第二次上山聽他說著中秋節拍月亮的趣事(看!我把月亮的毛細孔都拍的一清二楚!),很有意思,山上的人有種簡單的爽朗

晚上住在平靜部落田長老的家,是個簡單的兩層樓鐵皮屋
一樓是廚房、客廳、浴廁、跟長老的房間
二樓則是提供給教友的住宿空間,分做兩個房間、還有幾張床
一切很簡單,卻剛剛好的提供了所需

隔天早晨醒來,空氣微涼,讓皮膚、腦袋、呼吸都可以清新的醒來
整理了一下床舖、行囊,可以出去走走、看看對面的山,回到屋子會有幽默的康教授煮好的咖啡
簡單而安靜生活、搭配幽默有趣的固定班底,雖然仍有些緊張,但大體來說會讓人感覺放鬆,也就很想多瞭解這些因為緣份而相聚的隊友們

(星期天)早上十點會去參加當地的禮拜
不是第一次參加禮拜,也有好多聽不懂的語言(賽德克語)
沒有華麗的表演、也沒有刻意的莊嚴
樸實的讓我可以不必在乎太多,欣賞與了解禮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

不小心在禮拜中注意到窗外滿樹的花,打算在空檔時去拍張作為撰寫文章之用
樹並沒有想像中好看,卻遇見好可愛好可愛的小朋友
童言童語的問我是喜歡看花嗎?一知道我喜歡,便到處帶我去看花。真的是簡單的可愛
我也就非常非常的把她當大人的認真的道別了

遇到醫療團前來的日子,平靜、平生、平和部落會輪流集合到義診地點的教會做禮拜
禮拜結束之後,可以享受教會準備的午餐

據同團的說,我們盡情享用高山蔬菜的同時,當地居民卻熱愛著肉食

不論在哪一個部落,都是利用當地的教堂看診
在平靜部落時,我拍攝的地方是掛號及量血壓之處、右前方是醫師看診處、左前方是藥師調劑處,規模像是診所的簡易版(叫號、發藥都還是靠人工)
醫療團現在利用資訊系統建立病歷,讓醫師能夠知道病患的醫療紀錄;畢竟每次上山的醫師不見得一樣,紀錄也就更顯重要了

山區居民一般會因為交通不便,只在生病較嚴重時才到市區就醫;醫療團希望藉由將醫療直接帶進山區,讓山區居民不至於到惡化的程度才就醫
但在用藥的服從性、或是健康生活的觀念上,仍然有困難度 (據說仍有原住民會醉倒在路邊...)
現在的方式...就是或許能些許的改善山區居民的生活品質、延緩生病的進展吧...
許多觀念的改變,還是需要教育灌輸、投入更多情感才能更有幫助吧

只是短短去了兩次的義診的我,還不曉得要怎麼扮演好我的角色

星期日看診完大約三點便下山
這兩次剛好都到北山的一家冰店填肚子
隊長因為跟老闆娘很熟,分明沒賣熟食的本店,老闆娘像變魔術般,一下子端出像臉盆大的一盤炒麵,而且很好吃喔!(拍肚子)

上山兩次,其實還沒有很習慣
雖然隊友都很好,我似乎還是沒辦法很能自在,也許是因為我還找不到我的價值

帶著期望上山,期望山上安靜的環境、我的些許付出能夠安頓我的心
但我仍充滿困惑,仍舊不知道我該成為什麼樣的人?我該怎麼生活才不浪費生命?
只是在山上的步調可以是緩慢的,心裡不再需要像在日常生活裡,經常呼喊著"太多了太多了(刺激),我承受不了了",多了一些呼吸的空間

Post a Comment